与ChatGPT聊天、感受人工智能的魅力,这已经成为了2023年的一大潮流。然而在最近这段时间,有不少朋友突然发现自己的账号被OpenAI封号了。日前有传言称,OpenAI方面从3月30号已开始大面积封号,禁止使用亚洲节点登录,并关闭了新用户的注册渠道,以至于上市公司汤姆猫都不得不站出来辟谣自己没有被封号。

 

ChatGPT是后疫情网乃至整个科技行业的救星,俨然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。如今大规模裁员也成为了2022年之后科技行业的主旋律,但这是是因为各大厂商缺钱、而不得不“挥泪斩马谡”吗?当然不是,如今一众上市的科技企业账上的现金还相当充沛,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问题出在了这些企业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了。而ChatGPT引爆的人工智能浪潮,则相当于是给了大家一个“All in”的理由。

诞生不过4个月的ChatGPT,确实给了世界一点小小的人工智能震撼,以至于不少人纷纷怀疑起未来某些职业存在的必要性。就像马车被汽车取代一样,ChatGPT会取代许多原本属于人类的职业吗?这无疑是自2023年以来,特别是高度智能化的GPT-4诞生后,一个已经在全球范围引发了广泛讨论的议题。

不过在谈未来之前,ChatGPT乃至一众大语言模型需要解决的是自身商业化的问题,不然资本方投入的海量资源要如何获得回报呢?

如今OpenAI设置的20美元/月ChatGPT Plus,显然还远称不上是商业模式,它充其量是为了在庞大访问需求下保障部分用户的使用体验,而采取的权宜之计。要知道OpenAI在2022年的算力支出和人工成本合计为5亿美元左右,也就是差不多每天130万美元,这还是ChatGPT没有大规模上线时的成本。今年OpenAI的运营成本无疑会呈指数级上升,而尝鲜性质的ChatGPT Plus能起到的作用或许仅仅只是杯水车薪。

而苹果和谷歌打造的应用商店经济愿意与开发者分享收益,是因为App Store、Google Play能赚钱,这个先后顺序显然不能错了。所以ChatGPT如今还在为商业化头疼时,OpenAI又怎会坐视“二道贩子”借助ChatGPT来盈利?

比如说帮他人注册账号这个生意就是被OpenAI打击的行为,而商家为了成本必然会使用批量注册的方式,这也容易被抓住马脚。其实大规模注册机器人账号这一行为,在哪个平台都是被禁止的,OpenAI自然也会将被认定作弊来源下的所有账号全部封禁。

又或者说同一个账号登录ChatGPT时,IP地址一会在香港、一会在新加坡,再过会甚至还跑到了迪拜,这显然就会被认定存在共享账号的行为。而另外一种情况,则是反复通过ChatGPT尝试生成OpenAI禁止的内容,所以被打击也就再正常不过了。

毕竟OpenAI还指望着以ChatGPT为基础来建设AI生态,结果如今释放ChatGPT的潜力为其他场景赋能的操作还八字没一撇的时候,机器人账号、网络暴力等其他平台的糟粕就先来了。吃着ChatGPT的饭、砸着OpenAI的锅这类行为,古往今来无疑都是被严厉打击的对象。

作者 admin